小呂參加SKM PHOTO (新光三越攝影大賽)

這次小呂分享一下在SKM photo(新光三越國際攝影大賽)一些觀察和想法,也是今年投稿拍攝題材做準備整理。過去幾次拍攝SKM內容都是我生活周遭的發生事物,有些並沒有特別為了參加比賽特別去找,有些可能是我平時遇到在路上走過的東西,以去年作品我是聚焦在Covid-19,當使用Sony A72+kit len 因為kit不大,我大多數是帶在身邊,方便放包包,因為家中太熱就會帶的電腦往有冷氣地方跑在那邊工作。

今年初有去聽下評審他們是怎樣挑作品, 每屆都找來各種領域的專家,好像都會有6~8個評審,假如這次參賽作品有1000份,初選就是每位評審就平均分配參賽作品,會拿到誰的作品完全不知道,評審喜愛也沒法知道,有運氣問題,在從內挑選出幾張,如果第一輪的作品,該評審沒上眼看,就沒機會,其他評審也沒法看到。

評審說作品第一眼要可吸引評審的目光很重要, 如果沒引起注意,就完全沒機會,當引起注意 評審就會看作品文字解說, 這算是第二階段。在聽解說其實選出的作品並不是每個評審都意見同意,有時會看選票多寡,也會看當時社會氛圍,在這次有個位是拍攝移工生活,這位就被很多評審喜愛,但是這次帶領講說評審就覺得沒有打動她,讓她有共鳴。如果想參考歷屆得獎作品,在SKM的Flickr有2017年以前的每屆的得獎作品。

題外話: 前陣子聽了蔡明亮他分享,有人問到他創作靈感,他說就是周邊事物,創作動機都是平日生活點點滴滴,拍攝"天邊一朵雲"那段時間,剛好某市議員的光碟事件,蔡明亮對這個社會不信任,沮喪,帶有憤怒,最後些這也被轉化影像表現在"天邊"內。

其實我也沒有每屆都參加,因為9月都是婚禮旺季的開始,有時忙就會忘記關注,2020年以前已有好幾年都沒再投吧,差不多黃色小鴨那次 2013~2015還有後面就太忙忘記的有這個活動。 今年在作品還是沒有一個想法,本身是有還在固定拍攝定一系列的照片,只是想到可能跟現在時間點社會氛圍沒有太大的共鳴,可能今年拍攝主題也還是跟疫情有相關內容。

前幾天看電影Free guy,其中一段是主角發現自已是活在虛擬世界,他只是遊戲內的NPC,他相當失望,他知道自已有一天會被消失掉,他開始覺得做什事都不重要,不需要再努力過生活,放給它爛,但是他的好友跟他說我不care未來會怎樣,因為我現在與我的好朋友再一起,我活在現在這時刻的當下,對我來說這一刻才是真實的。 其實我看待拍攝作品也是用這樣心情下去,成果是其次,過程在世重要 享受當下。

2013 我們與它 Relationship

2021 後疫情自由行

願有一日疫情終成歷史,用快門留時代光景的三位攝影師們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